Alligator Rocks

尸系文手,稍积薄发

【待授翻】【贝丹】Impossible(1)

CP:Elijah Baley/R.Daneel Olivaw

分级:Mature

衍生:Robot Series-Isaac Asimov

作者:Anloquen

译者:Alligator Rock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4683

摘要:这个故事重述了《曙光中的机器人》,探讨以利亚和丹尼尔的关系,丹尼尔的情感和人性、自由意志和自我觉醒。

译者瞎扯:暂时没要到授权,所以贴上原文地址。原文简直是圈内现象级瑰宝...有兴趣可以去看。译者萌新第一次搞翻译,毫无经验,如果有翻译得不好的地方烦请各位大神指正...

还有,本文cp贝丹,不要脸地打丹贝tag蹭热度(咦这是什么我圈有吗)

相爱的人只要在一起就好,上下顺序什么的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正文:

第一章

以利亚努力地抑制着自己的恐慌,但每一分不确定性都让他感到生理上的不适。他的手指冰冷发颤,头痛欲裂,颈动脉和太阳穴突突直蹦,紧绷的心脏上蹿下跳。这不是由当地面车从嘉迪雅.德拉玛的宅邸向约瑟夫.李比的宅邸飞驰时从车窗外一扫而过的开阔空间、田野、天空、地平线、浮云和太阳的模糊影像造成的。贝莱几乎没有意识到车窗没有模糊化。这和他身旁的空旷造成的威胁无关。使他恐惧的是由于他的短视、傲慢和粗心大意,丹尼尔被留下独自面对李比的尸体;他的死亡是这机器人间接导致的。

刑警颤抖地呼吸着,手掌滑过脸庞。冰冷的掌心让他不寒而栗。思绪如潮水般涌来。一方面他尽量理智地预想他可能会在宅邸中看到什么,另一方面他的潜意识渴望着一种随着丹尼尔的忍耐力得到证据而出现的慰藉;这些证据中有些合情合理,有些毫无逻辑。

即使仍然呼吸沉重,当他回想起他与他的机器朋友相处的第一天时还是能感到些许安慰;就是丹尼尔用手铳指向暴徒,并用更适合恐怖分子而不是警察的一番话威胁要杀死一大群人的那一天。那时他看起来多么强大,几乎百毒不侵。以利亚想到正是从那一刻起,从它做成了一件这地球人永远不会有勇气做的事情开始,他开始憎恨这超凡脱俗、精妙绝伦、百折不挠的生灵。然而当他逐渐发现丹尼尔,有着对正义的严格理解,又要为调和遵守第一法则与帮助贝莱这疯狂的冒失鬼进行笨拙的努力时是多么的脆弱,他的憎恶就逐渐转变为讶异、蔑视、最后变成温柔。

回忆起他听说命令机器人打一个熊孩子的屁股并使它的正子脑不受伤害是需要精确地掌握控制尺度的艺术时感到的快意让他感到痛苦。不,不完全是不受伤害。它会受损,但这是可修复的。当听到那女人赞扬能做成此事的唯一的专家就好像他是一个魔术师时以利亚禁不住偷笑。他突然想象丹尼尔处理起这种任务大概毫无困难,既然事实证明几天之前这机器人为了让贝莱免于空旷恐惧症的折磨就可以把他击成昏厥。但他现在不再完全确定丹尼尔会不会如此看轻伤害一个人类,尤其是造成最大的伤害:逼迫一个人自杀。

毕竟,这就是发生过的一切。贝莱曾计划利用李比的对与其他人类直接接触的精神恐惧——一种即使对索拉利人来说都十分病态的恐惧症。了解到与一个血肉之躯相见对这科学家来说已达到忍受的极限,而索拉利上的每一个人都相信丹尼尔是个人类,以利亚便将他的搭档送到李比的宅邸来逼迫他坦白。这个计划凑效了。每一个参与了这次三维显像会议的人都见证了约珊·李比承认他杀了一个人并策划了另外两起谋杀。但然后......

然后丹尼尔走得离他太近了。李比突然崩溃了。他将一小瓶毒药塞进嘴里,动作太快使得贝莱没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对丹尼尔的反应速度来说当然不够快——如果他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的话。

那机器人没能明白。以利亚只是告诉他进入李比的宅邸并缓缓地接近他。或许就是这件事使得那机器人的正子脑没有立马停工。毕竟,贝莱从三维显像中看到约珊自杀时丹尼尔没有马上死亡......

不是死亡,只是发生故障......法斯陀夫傲慢的声音以一种如此真实的幻觉盘旋在他的脑海中,让这侦探不禁愤怒地哼了一声来赶走这位不受待见又话中带刺的客人。

对他来说,丹尼尔是一个人。当然不是“正在运行的”,而是“活着的”。希望他还活着......

 

以利亚想知道奥利瓦需要多久才会意识到是他的出现导致了李比的自杀。丹尼尔理解恐惧的本质。他见识过以利亚的痉挛和必定是令人十分不安的症状。他就是那个想到诱使以利亚进入开放空间并让他看向地平线以此让贝莱昏厥并摔入池塘是一桩未遂谋杀的人。他知道所有的索拉利人,尤其是李比畏惧其他人类实体的出现;知道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永远不会允许任何人靠近他们。他知道李比即使在索拉利人中也因不可接近闻名;知道对这星球上其他居民来说是文化禁忌的事对这科学家来说是一种极痛苦的恐惧症。他知道在索拉利每个人都相信他是奥罗拉的贵宾,因而是一个人类。他必定已经意识到杀死李比的就是他从自己口袋里拿出并塞进嘴里的小东西。当他的手向下伸,在口袋中摸索,再次抬起来,伸向嘴巴,当他的嘴唇张开,当这东西仍然在他嘴里却还没有下咽时丹尼尔有完全足够的反应时间。他有弄明白他看见的是一个走向伤害的人类所需的一切数据......但他却什么也没做。

他需要多久才能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他需要多久才能意识到由于他的不作为任由一个人类受到伤害,他触犯了机器人学第一法则?他会因为贝莱过去几天故布疑阵的行为而感到自己情有可原吗——他两次有目的地欺骗了这个机器人;他几乎没有对他在李比的宅邸里所起的作用做任何说明;而这种误会一定会导致丹尼尔的反应速度减缓到一种使他无法及时行动的程度?或者他会不会被罪恶感击垮...

由此导致正子电位的不平衡......

“去你妈的,法斯陀夫!”便衣刑警差点就大声吼了出来。

地面车一停在约珊·李比的宅邸前,以利亚·贝莱就冲出车外,砰地甩上车门,罔顾他得跑过一大片开阔空间的事实。

“马上带我去显像室!”他对他见到的第一个机器人大叫道。这东西顺从但缓慢地替他带路。贝莱一看清他是被带向哪扇门后便撇下机器人冲了过去,但却在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粗重地喘着气。他的手在只离门的控制板几寸的地方无力地垂了下来。

如果丹尼尔真的死了怎么办?如果其他机器人发现他不是人类,然后就......就......打扫了房间,清理掉了一个出故障的机器怎么办?如果他们已经开始就地拆解他了怎么办?

一个寒颤顺着他的脊梁骨爬了下来。他的心跳得像擂鼓一般响。

贝莱用力咽了一口唾沫,按下了面板。

奥利瓦坐在地上,绻成一团,一动不动,用冻结了一般的惊恐而扭曲的表情空洞地盯着那尸体的脸。他自己俊美的脸庞除了几乎注意不到的眼皮一眨,近乎完全静止。

“丹尼尔......”贝莱小声唤道,努力与哽咽的喉咙作斗争。那一动不动的身影微微挪动了一下。这机器人转过头来看着他的伙伴。

“我命令这里的机器人离开尸......尸......现场以防你想要检查它。”他用一种比平时更苍白的语调结结巴巴地说着,无法发出“尸体”一词。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没把它们组织成句,但不知为何这听起来不像是原始的地球机器人发出的机械语音,更像是什么人被极度绝望打击后说出的奇特的冷漠语调。

被一种愚蠢的冲动驱使,以利亚朝他的朋友跑去,跪在他身边。他双手轻轻地捧着丹尼尔的脸,看着他的眼睛。

“你感觉还好吗?”他真诚而关切地问道。他的手掌从丹尼尔的脖子上滑下,停在他的肩膀上。

愚蠢的问题。机器人没有感觉。你应当使用常规检查算法......

闭嘴就好可以吗,法斯陀夫?

丹尼尔低下头,看着他自己的手。他缓缓地卷起他的手指,一脸茫然地看着它们。

“我还没有从见证一个人类的死......”他再一次结巴了,“终止生命导致的悲痛中恢复过来,而且我想到,我间接地,但却极大地造成了他的死......”

丹尼尔的双眼有点失焦。使以利亚感到恐惧的是,他注意到丹尼尔脸部的一次短暂扭曲。由于恐慌,他拍了拍丹尼尔的脸颊。这起了作用。

“听我说,伙计。这无论如何不是你的错;如果有谁要为发生的事情负责,那应该是我。我很抱歉。”

美丽的蓝色眼睛再次聚焦在以利亚的双眼。是贝莱的错觉吗,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痛苦?没有责备,没有愤怒,没有不满,只是悲伤......

“你知道这一切会发生吗?”丹尼尔怀疑地缓缓说道。

“不,不,当然没有。”贝莱感情充沛地保证道,“我发誓我想都没想过这种事。我永远不会有意地逼迫一个人去......去这样。我永远不会有意让你承受这么多痛苦。我不会把你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以利亚不知道一个友好的姿势对机器人是否有意义,但他安慰地轻抚着他的伙伴的手臂。令他惊讶的是丹尼尔把自己的手掌放在他的手掌上,轻轻地握住了它们。丹尼尔脸上那种怪异的超然的忧伤微微褪去了一点。

“听到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他的语音听起来像是他平常冷静的声音了,“那种你有目的地把我置于这种情况下的怀疑让我感到极大的痛苦。既然它已经被排除了,我虽仍然感到烦扰,但是没那么严重了。”

以利亚那小心翼翼地爱抚着丹尼尔的双臂的手僵住了。在恐惧和愧疚之下他感到一阵模糊的震颤;如同一小群冰铸的蝴蝶在他胃里胆怯地盘旋。有没有可能让丹尼尔痛苦心碎的不是见证了一起他本可以阻止的自杀,而是被朋友背叛的感觉?有没有可能贝莱的感情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回报?

与其被思绪卷走,他问道:

“你觉得,假以时日,你能自己克服这些烦忧吗?”

“如果我可以提出请求的话......”

对于一个机器人来说不直接回答一个人类的问题并非寻常事,但以利亚推断在那一天没有什么能使他惊讶。

“当然,你可以。”他温柔地说。

“你的出现让我的思想运作得更顺畅,带来一种你或许会称之为愉悦的心理状态。我相信,如果你能陪我一段时间,恢复全部功能对我来说就会变得更容易。”

贝莱点了点头。在四壁之外的是一份要写的报告,一群要交谈的人,要辞行的嘉蒂雅和一架要把他带回地球的太空船。而在他面前的是他的朋友,机·丹尼尔·奥利瓦,正用他独特的方式请求帮助。

“如果你愿意,我当然会和你待在一起。”

地球人笑了,凝视着丹尼尔的脸。机器人完美的、光滑的嘴唇甚至没有抖动,但以利亚可以发誓,不知怎么地——用他的眼睛,他的容颜,他的全身心——丹尼尔微笑了。

TBC.

'''''''''''''''''''''''''''''''''''''''''''''''''''''''''''''''''''''''''''''''''''

南极圈好冷,抱团取暖

评论(5)
热度(30)
©Alligator Rock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