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igator Rocks

尸系文手,稍积薄发

[待授翻][贝丹]Impossible(2)

CP: Elijah Baley/R.Daneel Oilvaw
分级:Mature
衍生:Robot Series-Issac Asimov
作者:Anloquen
译者:Alligator Rock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4683
摘要:这个故事重述了《曙光中的机器人》,探讨以利亚和丹尼尔的关系,丹尼尔的情感和人性,自我意志和自我觉醒。

译者瞎逼逼:
新手上路,质量略渣,请各位大佬多多指教!
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是我更新的动力~
'''''''''''''''''''''''''''''''''''''''''''''''''''''''''''''''''''''''''''''''''''

正文:

“您感觉不舒服吗,法斯陀夫博士?”丹尼尔以他一贯的平静语调问道。科学家停下脚步,茫然地望着地平线,从他的嘴里逸出一声沉重的叹息。机器人顺着法斯陀夫的目光看去,但却只看到落日的金红色光辉掩映下的一望无垠、连绵起伏的翠绿山峦,几朵蓬松的云底部发着紫红的微光,顶部灰黑。没有什么能引起任何情绪反应。
法斯陀夫过了一会儿才从思绪中抽离出来,看向他的同伴。
“不,完全没有,”他回答道,“我只是在思考。”
“有没有什么我能为您做的?”尽管科学家如此回答,丹尼尔却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在忧虑和惆怅之间摇摆。他礼貌但坚定地给予了帮助。
“啊,我觉得聊聊天可以分散我的注意力,”法斯陀夫心不在焉地挠着他的头,“我相信你又有了一大堆关于人类的新问题。现在是你提出它们的好时机。”
“事实上我有一个问题,它与某件一直阻碍着我的学习进程的事情相关。”机器人开始提问,并恭敬地等待法斯陀夫博士看向他,扬起眉毛。丹尼尔的经验告诉他,这种特殊的面部表情证明法斯陀夫的确在倾听。
“我发现人类会用多个词汇来描述发起某种行为的意图,”他继续说道,“我有印象,词与词之间是不能替换的;但我却不能领会到它们间的差别,尤其是两个据我收集的信息来看语义范围并不重合的常用词。这两个词就是‘想要’和‘应该’。”
科学家点了点头,沉思地眯眼盯着丹尼尔,一言不发。机器人耐心地等待着。
“萨顿的确是个艺术家......”他最终喃喃地说,难以置信地摇着头。
“恕我冒昧,法斯陀夫博士,我制造者的技艺与我的问题有什么关联呢?”
“啊,丹尼尔......”他继续慢慢走着,机器人顺从地跟着他,“你的问题总是一针见血。我在想一种能解答你问题的最简单的答案,而我发现,不向你剖析即使对我而言也难以把握的人性的本质,我就无法向你解释。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试试。”
在一角被刚已落下的太阳染成金橙与绯红的蔚蓝天幕下,他们一起漫步了一会。几分钟后,科学家再次说话了。
“这两个词的区别起源于某种你最不可能体验的矛盾。你知道,你被设计为对任何一种你需要发起的行为感到满足;不论是来自三大法则还是你自己的程序。换句话说,如果你被命令做某事,或者你自己发现某种行为对某个人类有益或是间接地有助于完成你的任务,在执行这种行为后,你就会感受到脑中一股令你感到快乐的正子电流。”
法斯陀夫停了一会。丹尼尔感受到了他的犹豫,于是他说:
“我必须承认这种感觉有时十分强烈。”
“这就对了,”法斯陀夫双手交叠在背后,微微弓起身子,“自从你第一次启动,你已经多次经历过这种因果关系。你完成你的任务——你就感到一种愉悦的正子电位。当然,从一开始你就配备有一种强烈的做好一切你需要做的事情的愿望,但你也配备有学习的能力。这种以满意的正子电流为形式的喜悦将产生积极的反馈,增强你的意愿。你总是被敦促做——比如说,正确的事情,而你也总是能在之后感到一种满意的状态。”
“但是,人类却卡在两种相互冲突的驱动力之间。其中一种是理性,即有意识地预测他们行为的可能后果,并调整他们的行为以获得预期的成果。在一个全面发展的成熟心灵中,这种预期的成果就是人类整体的福祉。第二种驱动力是感性。它是进化过程中的一种返祖的胎记,我们没有缘由地从动物身上继承而来。感性是支配动物行为的唯一力量。他们被驱使而进食、交配、交往,避免痛苦和饥饿。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和理性,被动地趋利避害。”
他再次停止说话,斜眼看着他的同伴。
“恕我冒昧,法斯陀夫博士。您刚刚说理性也促使人类做有益于他们的事,那么理性和感性怎么会冲突呢?”
“这是环境变化的问题。感性基于被千万年的进化之刃雕琢在我们脑海中的刺激-反应模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逐代发生的变化是盲目的。它不能重新适应变化的环境。我该举个什么例子……”
法斯陀夫又挠了挠头,抬头仰望,似乎要从暮色苍茫的天幕上模糊的星影中找到灵感。
“让我们回到地球的远古时代……”他开口说道,“曾经有一段时间,人类陷入战争,彼此杀戮。现在这对你来说或许很野蛮,但他们的确曾互相伤害,并且对动物亦然——动物当然就要保护自己,伤害人类。因为只有男人执行这种任务,所以他们常常战死,而他们的人数也远比妇女的人数少。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男性多个女性交配曾是有益的。此后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男性与女性的数量几经波动,走向持平。因此,一夫一妻的好处就凸显了。但是与多个女性交配的欲望仍然在男性心中保存着,即使它只能对社会造成麻烦,对个人造成困扰。”
丹尼尔点了点头,闭了一会儿眼睛。不知为何,他发现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更容易思考。他心里知道法斯陀夫的宅邸地址,而且他没有绊倒或踩到任何东西的风险。
“如果我听懂了的话,这两个词语就代表着这两种驱动力?一种描述被理性驱使的未来行为而另一种则是——被感性?”
科学家点了点头。
“就是这样,丹尼尔。‘应该’和‘想要’,各自代表一种。”
“我猜人类想要掩盖他们如此不完美的事实而不是强调它。”
法斯陀夫因丹尼尔能正确使用一个新学到的词汇而微笑了。人类的虚荣和否认他们具有兽性的企图当然是非理性的。
“明白了吧,丹尼尔,没有这种表达方式将是不切实际的。人类需要精确的交流,而他们的动机常常是被谈论的话题,尤其是在地球上。一个典型的地球人一般不会独自作出决定。他会与他的朋友们交流,寻求建议。这样的表达方式是必需的。一个地球人常常会说‘我想要这个,但我应该那个。’这对想要了解他的处境并提出合适的、有价值的建议的同伴们来说是最简单的方式。”
“我明白了。谢谢你,法斯陀夫博士。”
他们在沉默中继续漫步。终于,丹尼尔期待的看着他的主人,开口说:
“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法斯陀夫只是点点头。
“一个人类怎么知道他想要某样东西呢?”
法斯陀夫突然止步,怀疑地看着丹尼尔。他显然给弄糊涂了。
“我觉得既没必要也不可能向你解释。”他最后慢吞吞地说,仍然眯着眼皱着眉。
“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到这种知识对我会有益的。”丹尼尔微微前倾,有那么一会儿法斯陀夫产生了一种这个机器人在威胁他的恐怖印象。他当然不能够。但是,他居然在坚持。坚持!
“怎么回事?”法斯陀夫急迫地问道,“你并没有被设计得不切实际,而这个问题很明显并不实际。”
“我坚信知道想要是什么感觉后我将会感受到那种愉悦的正子电位。”
法斯陀夫的眼睛猛地瞪圆,嘴唇不自觉地颤动着,无声地吐出几个字。丹尼尔听不见,但能从他嘴唇的动作中读懂。
“他想要!”
法斯陀夫难以置信地摇着头,用右手捂住嘴巴。当他再次大声说话时,他脸红了,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丹尼尔,”他双手搭在奥利瓦肩上,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之前有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感受?确信某种行为将会带给你这种满意的状态,即使它既不来源于法则,也不来源于你自身程序的命令?”
丹尼尔眼睛闭上了一阵子。他不能犹豫太久。即使法斯陀夫的说话方式不是直接的命令,那也是在迫使这机器人作出回答。
“是的。”他最后说。
“你认为这种会给你的大脑带来满意状态的行为是什么?”
“法斯陀夫博士……”丹尼尔开口说道。他平静、匀称的脸上毫无波澜,但法斯陀夫在他双眼深处捕捉到了一星反抗的火花,“好几个月以来,我一直想要见到我的朋友,以利亚·贝莱。”
'''''''''''''''''''''''''''''''''''''''''''''''''''''''''''''''''''''''''''''''''''
法斯陀夫:我辛辛苦苦养的白菜好像被猪拱了?!

评论(5)
热度(28)
©Alligator Rock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