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igator Rocks

尸系文手,稍积薄发

【待授翻】【贝丹】Impossible(4)

CP: Elijah Baley/R.Daneel Oilvaw

分级:Mature

衍生:Robot Series-Issac Asimov

作者:Anloquen

译者:Alligator Rock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4683

摘要:这个故事重述了《曙光中的机器人》,探讨以利亚和丹尼尔的关系,丹尼尔的情感和人性,自我意志和自我觉醒。

'''''''''''''''''''''''''''''''''''''''''''''''''''''''''''''''''''''''''''''''''''

第四章

法斯陀夫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寻找着令他担忧的原因。不,不是担忧。他感受到的更像是混杂着愧疚的焦灼。

他在标志着他的和嘉蒂雅的宅邸的边界的那块草坪中心停下,长叹一声,仰望天空,似乎是要在天空里寻出答案。他该怎么做?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毕竟,没有真正发生什么祸事。一个机器人停止运作了。它是一个昂贵的、精巧的的机器人,但它仍然是机器,是他的财产。他刚刚失去了潘尼尔所值的金钱,但那只是他财产中的九牛一毛。一道闪电同样可以击中他最喜欢的气翼车,而他也只会耸耸肩。造化弄人。世事无常。

当然,这可能会引起政坛波动。在奥罗拉上,无论什么事都会产生政治影响。在这里,人们在漫长的一生中几乎没有其他事可做。一个人往往六十岁时就厌弃了生活琐事,在剩下的几百年时光里投身政治。这对法斯陀夫来说不再新奇;这仅仅令人烦心,当然并不可怕。

但是,他仍然焦虑着。

是因为嘉蒂雅吗?她看起来受到了詹德心智冻结的巨大打击,(“他死了!”她一直呜咽着)但他已用尽全力,连哄带骗地使她平静下来了。科学家简明扼要地解释了这为什么不可能是她的错。女人几乎不懂得正子脑是怎么运作的,但法斯陀夫确保了她明白,他没有责怪她。

男人摇摇头,继续走着。一开始他大步跑,但他渐渐慢了下来,迈着小步,拖着脚......仿佛他脚下的青草突然变得黏糊糊的。一种无形的力量把他拖住了。

为什么在他接近自己宅邸的时候渐渐腿脚发软,胃里翻滚?他所要面对的麻烦仍然留在嘉蒂雅的住处。一切会给他惹麻烦的都在那里,在他背后。他自己的家意味着安全和平静......但它看起来阴郁灰暗。

在角落处,他看见了吉斯卡笨重的身影。机器人走近他,在适当的距离外停住了。

“您的妻子让我告诉您她在等您吃晚饭,先生。”他平静地说。

法斯陀夫博士举手,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马上就来,但我有一件事必须想明白。告诉她我过一会就与她共进晚餐。”

“您看起来压力很大,先生。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吗?”吉斯卡问,像踢着自己的脚后跟似的轻轻摇晃。他的金属表面发出的微光很迷人。

“不必,直接去找我妻子。”

机器人点头,但没有离开。他盯着他的主人,在最短暂的一瞬间法斯陀夫产生了一种想法:这东西理解他的情感,看穿了他的心灵。

告诉丹尼尔......

这个简单的想法不知从何处蹦了出来,但突然间,他的焦虑、愧疚和痛苦都有了答案。这正是让他心神不安的原因,他得把詹德的事告诉丹尼尔。

不,他不需要。

这骤然产生的思想矛盾让他忽地停住了,开始摩擦自己的脸颊。他对机器人不负有任何义务。难道他会觉得有义务告诉一架气翼车,另一架气翼车被雷劈了吗?

但詹德意味着更多。他是丹尼尔的孪生兄弟、他唯一的手足、他在这宇宙中绝无仅有的同类。

即便如此,每个人、每个机器人都迟早会听说詹德停止运行了。像这样的事故从来没法长久地保密。

难道他的创造者不应该是那个告诉他这件事的人吗?难道这不是尊重的表现吗?

不,这简直荒谬。

法斯陀夫博士摇摇头,令他惊讶的是,吉斯卡仍然站在他旁侧,用他锋利而无情的红色目光盯着他。这目光让男人退缩了。

机器人缓缓地转身离开。男人犹豫地跟着他,无数思绪涌入大脑;他感到晕头转向。

妻子。晚餐。是的,她在等待,但他还得去做一件事。

他一进入宅邸,就命令他见到的第一个机器人传唤丹尼尔。

''''''''''''''''''''''''''''''''''''''''''''''''''''''''''''''''''''''''''''''''''''''''''''''''''''''''''''''''''''''''''''''''''''''''

丹尼尔走向以利亚的舱门,浑身奇妙地痉挛着。他在经历某种他从未经历过的感受。他的思绪奔腾如风,远快于平日里温和的激动——就好像他有两层意识,一层努力地跟上另一层的节奏。他的视觉异常敏锐,他可以淋漓尽致地看见最微妙的细节,但颜色却模糊不清。他的平衡感受器显而易见地调整不当;他知道他看到的地板上下晃动必定是幻觉。飞船上的重力是加速器和飞船的重力发生器产生的;不管怎样,以飞船为参照系,无论它是转圈圈还是乱飞一气都没人能感觉得到它在晃动。

机器人闭上眼睛。他努力地想要停下至少某些思绪,设法理清它们交织成的一团乱麻。令他惊讶的是,他发现如果没有法斯陀夫博士让他保护贝莱的严苛命令,他就不会这样。

他在他所知道的一切心理状态的定义中寻找,以寻出某种和他现在的经历类似的东西。他当然知道那些随人类心理状态而来的生理反应的科学描述。而他又如何呢?他没有收缩的血脉,没有排汗的腺体,没有加速的心跳。他的皮肤总是柔滑,肤色永不改变,不会由苍白变为铁青,也永远不会产生那些叫做鸡皮疙瘩的奇怪的小小囊包。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有些奇妙的事情正发生在他身上。

兴奋——对令人愉快之事的预感。

恐惧——对令人不悦之事的预感。

生理反应让这两种状态对人类来说难以区分。丹尼尔却只能产生心理反应,因此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弄清他到底是期待着愉快的事还是不愉快的事。

然而,他做不到。

这是由于贝莱是因为詹德的不幸而出现在奥罗拉上吗?他此前已经把这件事想了一遍又一遍——独自或与吉斯卡一起。他们都同意,仅仅因为这是一件不幸之事的后果,就拒绝以积极的态度期待贝莱的到来是不合逻辑的。还有些别的原因,丹尼尔保守着秘密。詹德心智冻结的消息终止了自从嘉蒂雅把他带去她家后,丹尼尔经历的那种忐忑不安、恶心不适的感受,那种占用了他大部分计算能力的感受。当然,这件事导致了另一种不适感——一种让他双臂下垂的重压;所有色彩都昏暗了,褪去了——但这远不如那样烦心。如果他是个人类,他或许会说,他为詹德的逝去感到轻松。

 丹尼尔决定采用最简单的办法。他并没有想象力,但当他的记忆累积,他便学着将它们剪辑成一些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从未发生过的事件,并像回放他的真实记忆那样观看它们。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不远的未来的可能性上。

他走进船舱,以利亚认出了他,向他走来,丹尼尔看见他在微笑。以利亚犹豫了,就像上次一样......有什么阻止了他。接着是冷淡的、正式的握手。“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机·丹尼尔。”

有那么短暂的一刻,机·丹尼尔的思绪冻结了。这突然的故障几乎是令人痛苦的。他的手指颤抖着。这就是了,这就是他恐惧的。这并非真正的危险......

危险。法斯陀夫的命令像一场地震,闯进丹尼尔的大脑。他睁开眼睛,按住舱门上的控制板。一当他见到以利亚安全无虞,这个命令便消退下去,丹尼尔自己的恐惧又涌了上来。机器人站在门口,呆滞而无助。

然后它就出现了,一分转瞬即逝的踌躇,一簇自我认知的火花,一个大大的笑容,一个新的开始,一声满怀喜悦的呼喊,双臂张开抱住了丹尼尔。以利亚的脸颊贴着他的脸颊,以利亚的胸膛靠着他的胸膛,以利亚的手指轻轻环住他的后颈,以利亚的呼吸挠着他的耳朵,以利亚在他怀里。突然之间,一切都那么美好。

'''''''''''''''''''''''''''''''''''''''''''''''''''''''''''''''''''''''''''''''''''




傻丹,你这是恋爱了呀~

评论(2)
热度(25)
©Alligator Rock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