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igator Rocks

尸系文手,稍积薄发

【待授翻】【贝丹】Impossible(5)

拖更抱歉,请大家原谅一个被微积分大魔王心灵控制的孩子

''''''''''''''''''''''''''''''''''''''''''''''''''''''''''''''''''''''''''''''''''

CP: Elijah Baley/R.Daneel Oilvaw

分级:Mature

衍生:Robot Series-Issac Asimov

作者:Anloquen

译者:Alligator Rock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4683

摘要:这个故事重述了《曙光中的机器人》,探讨以利亚和丹尼尔的关系,丹尼尔的情感和人性,自我意志和自我觉醒。

''''''''''''''''''''''''''''''''''''''''''''''''''''''''''''''''''''''''''''''''''

第五章

“嗷!你电到我了!”

以利亚条件反射性地缩回了手。丹尼尔的皮肤上的确有些静电,它毕竟是用高分子合成材料做的。

当他发现丹尼尔指尖微微颤抖时,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没事,我没受伤。”他赶紧保证道,“这只是......没关系。”

机器人放松了下来,但仍然死死地盯着以利亚。

“‘电’是什么意思?”

以利亚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会出问题。每当丹尼尔对他关怀备至时,问题总是如约而至。

“轻微地......触电......”贝莱解释道。每说一个音节,他的声音都变得微弱一点。“又来了。”他无奈地想。

“你真的没受伤吗?我的记忆库里收录了电击导致疼痛的信息。”

“这只是静电。耶和华啊,丹尼尔,别放在心上。生理痛感有很多种级别。这不要紧。相信我。”贝莱真诚地看着他伙伴的眼睛,希望机器人能察觉这无声的话语。

他轻轻地点了点奥利瓦的手心。突然,一个疯狂的念头冲进了他的脑海。

“你能感受到生理疼痛吗,丹尼尔?”

“我不知道。”

以利亚歪了歪头,皱起眉。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知道什么是疼痛吗?”

“我知道它的定义。它是在受到伤害时产生的一种强烈的不适感。因为我是一个昂贵的机器人,所以第三法则已被加强。因此我认为受到损害甚至毁灭会在我的脑海中引起消极的反应。虽然如此,但我从未感受过这种情境。”

“你是不是在告诉我你从未......”以利亚本想说“一头撞上门框或一脚踩上碎玻璃”,但却发现这听起来很可笑。他在跟一个机器人讲话。当谈到直觉时,奥利瓦无可救药地迟钝;当谈到智力时,他可以和大多数人类抗衡;当谈到体力时,他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他的敏捷性当然不会让他一头撞上门框。

贝莱本想继续读胶卷书,但这个想法在他脑海深处挥之不去,他终于受不了了。他的好奇心占了上风。

“你介意我掐你一下吗?”

“不介意,以利亚伙伴。”丹尼尔平静地说,随和地伸开他的手。以利亚用尽全身力气掐了一下机器人的掌心。

“恕我冒昧,以利亚伙伴,这个动作怎么可能会对我造成伤害呢?”

“它会伤到人类......”贝莱恼羞成怒地嘟哝着,尽量不让他的尴尬显露出来。他咬住嘴唇。另一个想法却让他的表情明亮起来,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如果我切开你的皮肤会怎样?”

“我强烈反对,以利亚伙伴。我说过了,我很昂贵。此外,我的皮肤不像你的那样可以自愈。我将需要修理,这个消息肯定会传到法斯陀夫博士那里。到时候我该怎么解释呢?”

“我可以跟他谈谈。”贝莱继续怂恿他。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让你这么做。毋庸置疑,在迫不得已时,我会让你伤害我,甚至毁灭我,但好奇心不是这样做的正当理由。我还想指出我不喜欢这个主意。我相信,你永远也不会想要伤害我。”

这些话就像一瓢冷水泼在以利亚头上。他突然间觉得双颊滚烫,像是发烧。

机器人站了起来。他俊朗宁静的脸上表情没有变化,但他微微弯着背,而不是像平素那样骄傲地站直身子。

“如果你不反对,我现在就要去守着门,然后把吉斯卡朋友叫来陪伴你。”

以利亚蜷起身子,把脸埋在手掌里。他想说的话那么多,但他的喉咙噎住了。无论他想怎样的道歉,都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嘴。他张开嘴,却只能发出尖厉沙哑的声音:

“行,去吧。”

''''''''''''''''''''''''''''''''''''''''''''''''''''''''''''''''''''''''''''''''''''''''''''''''''''''''

一片漆黑。贝莱睁大双眼,却什么也看不见。除了自己的呼吸,他什么都听不见。四周空荡荡的,金属墙、另一间舱房(或者甚至都不是)、船体、隔热层,这一切将他与虚空隔离开来。空无一物。这不是那种拥有合适的温度、气压、重力、氧气和湿度的户外,不是他因那种不可理喻的恐惧而害怕的户外。这是真正的虚空,冰冷、黑暗、连空气都没有的浩瀚;是真空、虚妄、遗忘、死寂。

以利亚像真的置身太空那样浑身冰冷。他知道随便在哪一种意外事故中他都会冻僵,但在此之前他就会沸腾,他的眼球会蹦出来。

他抽咽着坐起来,不停地颤抖着,浑身冷汗。

丹尼尔伸手把灯打开,转身走向贝莱床边,却在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

“一切都好吗,以利亚伙伴?”

贝莱用双手捂住额头,做了几次深呼吸。毫无帮助。他感觉自己像是只兔子眼睁睁地看着一只狐狸钻进它的窝里。

“是的,我很好......”他喃喃道。机器人缓缓地向舱门边走去。

他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他只想要丹尼尔的陪伴。墙围、舱壁、隔绝孤立都没有关系,只要有那双坚实的臂膀将他与虚空隔离,他知道他就会感到很安全。但他说不出口。阻止他道歉时那个苦涩的肿块又在他喉咙里抽搐起来。耻辱,滑稽,软弱。他怎么能让一个机器人哄他入睡呢?

他挣扎着想说点什么,什么都好。不是求助,只是打破这难以忍受的孤寂。他可以问时间,他可以问到奥罗拉还有多远,什么都行。

最后在他干枯的嘴里聚拢的声音是嘶哑的,几乎难以分辨。

“丹尼尔......”

奥利瓦再次走近他,跪在床边,把手放在以利亚的前额上。

“你有一点轻微的发烧,以利亚伙伴。”他说。

''''''''''''''''''''''''''''''''''''''''''''''''''''''''''''''''''''''''''''''''''

以利亚的声音变了。虽然奥利瓦十分确信他的搭档很安全,但他喊叫的声音还是让机器人困惑了。好吧,至少他的身体没受伤。他并不是在开阔空间里;他还醒着,所以他不会是做了噩梦。他大概是病了。

丹尼尔走近他的搭档,摸了摸他的前额,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热传感器的读数上。贝莱的体表温度有些许偏高,这是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

“你有一点轻微的发烧,以利亚伙伴。”他说。

还有别的什么,他回到正常的感官集中设置时才意识到这一点:以利亚表情的一点小小变化。丹尼尔小心地将他的注意力移到情感分析电路,他立马发现贝莱的焦虑是多么强烈,但竟然混杂着一点轻微的慰藉感。丹尼尔把他的手移向贝莱的脸颊,以利亚的恐惧稍稍褪去。机器人把他的另一只手放在贝莱的手臂上,温柔地揉捏摩擦着。那人感到了安慰。

陶醉于这种帮助搭档的新方式,丹尼尔集中精力读取他的情绪并全神贯注地看着以利亚的眼睛,因他知道从人类的虹膜上能读出很多东西。他继续在贝莱的肌肤上移动双手;他把它们放在他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地用他的拇指摩擦贝莱的锁骨,然后把它们移去爱抚他的脖子和颚骨。以利亚的表情放松了,他笑了。令他惊讶的是,丹尼尔发现看着以利亚的眼睛对他来说是一件愉快的事,不仅因为它们表露着满足。这本身就是美好的一幕。

丹尼尔的双手缓缓地滑下那人的胸膛,他的手指沿着贝莱的肋骨滑动。机器人感到以利亚的胸膛在缓慢、深沉、健康的呼吸中起伏。他将手掌移到了贝莱的腹部。

贝莱突如其来的心理变化把他吓到了。它只持续了一瞬间,但机器人感受到了混杂着惊惧的渴求,那是他太过了解的一种渴求,它将一股痛苦的震颤冲进他的脑海。

奥利瓦退却了,将他的手掌又移回了那人的肩膀。这是最好的位置,带来以利亚大脑的最理想状态,又对丹尼尔自己安全。那人渐渐地入睡了,依偎在丹尼尔的臂弯里。

兴奋——对令人愉快之事的预感。

恐惧——对令人不悦之事的预感。

机器人这一整晚上都在试图想清楚他感觉到的是什么。

''''''''''''''''''''''''''''''''''''''''''''''''''''''''''''''''''''''''''''''''''''''''''''''''''''''''

敏感点get√

评论(2)
热度(18)
©Alligator Rock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