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igator Rocks

尸系文手,稍积薄发

【待授翻】【贝丹】Impossible(6)

CP: Elijah Baley/R.Daneel Oilvaw

分级:Mature

衍生:Robot Series-Issac Asimov

作者:Anloquen

译者:Alligator Rock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4683

摘要:这个故事重述了《曙光中的机器人》,探讨以利亚和丹尼尔的关系,丹尼尔的情感和人性,自我意志和自我觉醒。

'''''''''''''''''''''''''''''''''''''''''''''''''''''''''''''''''''''''''''''''''''
第六章

想到这一点时,法斯陀夫博士差点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他匆匆将玻璃杯放在一个机器人顺从地端着的托盘上,奔向他的工作室。那个保存着丹尼尔大脑设计的存储盒已经放在阅读器里了。科学家写着笔记的一片片有机纸破旧不堪,上面还画着层层潦草的涂鸦,但他在桌上那一团乱麻里轻松地找到了他要的那些。他只需按下阅读器的开关,就能展示出模拟丹尼尔大脑的数学模型的三维可视化投影。

一条条纷繁错杂的光线、一簇簇逐一绽放的花朵从阅读器里四射涌出,光芒璀璨,如同巨浪将整个房间淹没在耀眼的蓝色光辉里。它如同一座森林,精美的枝枝桠桠构成不可思议的复杂网络,根系和攀缘植物无限分支,互相编织交错形成一张精巧的网,组成一个类球体。这是一座闪闪烁烁、悸动变幻、微光缥缈的森林,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创造者用手指抚摸着它网状的表面,为它的美丽如痴如醉,毫不亚于他第一次见到成品时那样。他像演奏一把竖琴那样小心翼翼地爱抚着这迷人的线团。这是他的旷世杰作,他的造物,他的生命之树。

法斯陀夫博士缓缓地走进这球体,想看得更仔细些。他凭直觉将这无尽地生长着的网络翻译成问题、对策和行为。最终,他发现了他要找的——一个小小的突变点。他皱起了眉,用一只金属尖笔轻触那个地方,那处结构便发出白光。

“计算艾伊贝尔系数等于1/3e和艾伊贝尔系数等于0.33e,迭代次数等于1000。”他命令道。

这座森林闪烁了一下,然后崩塌了。一会儿过后,它便在法斯陀夫眼前裂成两块,一块发着绿光,一块发着紫光。法斯陀夫怀疑地眯起了眼睛。

“迭代次数10000!”

科学家马上发现了区别——绿色的网络与原来的相似,紫色的表面却被一圈厚厚的绒毛覆盖。但当法斯陀夫靠近细看时,他发现那些绒毛本身由无穷分叉的脉络和细丝组成,缠绕形成一种看起来静止的形态,却包含着一个盘根错节的宇宙。看起来除了初始的描述丹尼尔最基本行为动机的程序核心——它由处于球体中心的发光一行表示,还有另一个高效而复杂的模型相当于丹尼尔的冲动和......意志?

一声惊惧的叹息从他口中逸出。

混沌:动态系统的行为,对初始条件的微小变化非常敏感,可以产生广泛的发散结果,使长期预测不可能。这种行为主要针对非线性微分方程。生物学、社会学和数值计算中都可能遇到混沌的过程。

他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盯着他的造物。

机器人可以在两种算法中选择,一种更严格,但会延迟进程,另一种更草率,但迅速。理论上,他们必须只有在情况要求立即做出反应时才能转换到这条捷径。

机器人也会学习。

法斯陀夫博士按下了阅读器,那团发光的星云坍塌消逝了。他将一个发光的立方体放进阅读器,详细检查着展现出的网状球体。这是詹德的设计。它与前者略有不同,但主要的算法是一致的,那有趣的突变也一样。他做了同样的检测,得到了相同的结果,一个几乎维持原状的网络和另一个有着这样一圈绒毛的——决策产生的第二个核心。

他搜寻自己的记忆,想找到詹德表现出同样怪异行为的迹象,但却一无所获。当然,他有可能只是没有发觉,但如果奥利瓦和潘尼尔真的是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的呢?

丹尼尔曾多次被迫快速做出决策。和以利亚合作使他处于巨大的压力中。这或许是触发点,但他是如何在不再需要快速行动的时候保持这样做出决策的动力的?

如果丹尼尔发现了选择不严格的艾伊贝尔系数,从定义上来看总是有限小数,而非无限循环小数[1],给了他更多行动的选择呢?如果这种多样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使他满意呢?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这不应该使他感到不安全吗?

这种对不确定性的反感烙印在每一个正子脑中。究竟是什么有足以抗衡甚至克服它的力量呢?

法斯陀夫博士瘫在一把沉重的扶手椅上,用手指搔着他的头发。

''''''''''''''''''''''''''''''''''''''''''''''''''''''''''''''''''''''''''''''''''''''''''''''''''''''''''''''''''''''''''''''''''''''''''''''''

嘉蒂雅忧郁地用指尖掠过詹德温暖的皮肤。它像一具人体模型那样毫无应答,但仍然像一座雕塑那样,是一件艺术品。这是属于她的奇迹。

她注视着他如同人类肌肤一样光滑的皮肤。他的创造者并没有越界,没有赋予他们的造物那种非人类的完美。女人轻轻挤压詹德线条优美的胸膛,它仍然温暖柔软,就像她一会儿后揉捏的乳头那样。

女人回忆着她拥有他的那些时光。永远顺从而恭敬,詹德正符合她那时的需要,如同一顿温和清淡的食物之于病痛的胃,一首温柔平淡的眠曲之于她被索拉利文化蹂躏的心。的确,他治愈了她,但他的使命已结束了。或许与他再相伴几个月仍会使她感到快乐,但之后就不会了。她已经准备好面对挑战:面对一顿辛辣精致的食物,面对一首交响曲。

贝莱在奥罗拉登陆的那天,她醒来时,感到一种新的生命力在她的血管里汩汩流动。

''''''''''''''''''''''''''''''''''''''''''''''''''''''''''''''''''''''''''''''''''''''''''''''''''''''''''''''''''''''''''''''''''''''''''''''''''

奥利瓦很快察觉到,在晚上,只有他的陪伴能使他的伙伴安然入睡。坐在贝莱床边的地板上,抚摸着他的肩膀和手臂,向他絮语直到他进入梦乡,然后听着他深沉缓慢的呼吸。这已成为丹尼尔总以无比的热忱期待着的生活的一部分。

以利亚的平静给他带来了一种满足,使他把每项任务都执行得很好,但不止这些。丹尼尔大脑中的接近同步过程不知如何使他们稳定地流动着,让他感到后脑勺微微发痒,使他闭上眼时格外愉悦。当他睡去时,机器人回想着他的那些看起来总是自相矛盾或是文不达意的话,但逻辑分析有时却能令人难以置信地得到有价值的结果。疑问如涌泉,从这些沉思之中诞生,有时打破丹尼尔和谐安适的心境,诱发一阵阵不安,几乎就要让机器人叫醒他的伙伴问个究竟了。

囚禁。

这便是不断侵袭着丹尼尔的思绪的许多问题之一,一个几乎不占用任何计算能力的循环程序,却一直重复运行着,给他带来轻微的烦恼,这只有在当机器人的许多电路空转时才被察觉。

“真正的囚禁是非自愿的,被囚禁的人厌恶这种限制。”*

这是当以利亚问他他是不是船舱里的囚犯时他的回答。它是错的,它彻底地、确凿无疑地错了。

他记得上次见到詹德的每一秒钟。他的双生子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勉强或怨恨,他轻松愉悦地执行那个女人的每一道命令。

他还记得缺乏抗拒的能力使他多么痛苦绝望。每一次触碰,他舌头的每一次滚动,詹德在他体内的每一寸都激起一股不协调的潜在电弧,如业火熊熊。那是自他存在以来最痛苦难忍的经历,但即使没有嘉蒂雅的命令,丹尼尔也永不会选择忘记那个夜晚。

就在那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他的双生子和他的不同。他们都无法违抗一个人类的命令,但詹德甚至无法憎恨发生的一切,他甚至不能感到痛苦。丹尼尔却可以,而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这种反对的能力难道不正是自由意志的曙光吗?除了那些没有自由意志、因此便无法将它与他们被强迫做的事权衡的人,谁又可能永不憎恨禁锢呢?

这就是逻辑告诉他的,但不止这些。有一种他叫不出名字的、悸动着的、令人担忧的渴望,它像是他大脑里燃烧的一点星火,一点点蔓延成燎原之势。

真正的囚禁是无意识的,一个真正被囚禁的人察觉不到限制。

突然,他的记忆中闪现出法斯陀夫博士的图书馆里某本古代胶卷书的一段,它是关于一个科学家不想让丹尼尔深入了解的话题的,但机器人仍然一有机会就阅读这些资料。

只有一样东西你是不能从人类的手中夺去的,那就是人类最后的自由——在任何环境中,选择自己的态度和行为方式的自由。**

对丹尼尔来说,这不是最后的自由,而是最初的自由,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他仍然坚持。即使它对外界的事情毫无影响,但他自己知道,在某种程度上他是自由的。

作者注:

*艾萨克·阿西莫夫,《曙光中的机器人》

**维克多·埃米尔·弗兰克尔(心理学家)

译者注:

[1]原文此处为fraction of an irrational number,翻译时应为“分式而非无理数”,但根据前文,1/3和0.33都是有理数,此处应为作者笔误。译者改为“有限小数,而非无限循环小数”。

''''''''''''''''''''''''''''''''''''''''''''''''''''''''''''''''''''''''''''''''''''''''''''''''''''''''''''''''''''''''''''''''''''''''''''

评论(4)
热度(21)
©Alligator Rocks
Powered by LOFTER